当前位置:  威尼斯人在线官网 > 正文

校园广播

【光阴之隙】谈书斋:朱生豪

来源: 新闻中心   作者: 陶然、严寒  摄影:   编辑:严寒  发布时间:2020年12月31日  点击次数: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民国时期,才子佳人辈出,有我们熟知的徐志摩、梁思成、沈从文……  然而还有一个人,比梁思成有趣,比徐志摩浪漫,比沈从文深情。

前辈翻译家朱生豪一向以性格内向、沉默寡言为人熟知。这是实情,他本人就这么形容自己:“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,我总是格外厌世。”“虽然都是老同学,我却觉得说不出的生疏;坐在那里,尽可能地一言不发。”给人不苟言笑、少年老成的印象。现在读了这些书信,感觉完全不同了,原来他的内心世界、精神生活是这么活跃、丰富,他的性格、爱憎是这么鲜明、富于个性;更好的是一股青春气息不时从他那不可抑制的幽默感,玩笑语中透露出来。

他很矜持,即使路上遇见喜欢的人也只当作陌生人。但他很浪漫,每两三天给宋清如写一封情书。他给她写了540多封情书。有人说,他的一生就干过两件事:翻译《莎士比亚全集》、给她写情书。

今天给大家分享的就是朱先生的一本情书——《朱生豪情书》,本书主要由朱生豪写给宋清如的信稿组成,同时有少量的宋清如悼念朱生豪去世的诗词或文章。朱生豪与宋清如互为知己,达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共鸣,最为值得佩服。朱生豪生性腼腆,却能对宋清如袒露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和抱负;同时能不失幽默风趣的与其分享自己生活中的苦恼与趣事。他们之间的爱情最让我羡慕的是彼此之间互相扶持、互相尊重、互相理解、互为对方支柱的美好状态。

1932年的之江大学,已经大四的朱生豪第一次遇到了大一新生宋清如。彼时的朱生豪凭借手中妙笔,用才情冠绝了整个之江大学,更受到了当时之江诗社社长夏承焘的高度赞誉:"阅朱生豪唐诗人短论七则,多前人未发之论,爽利无比。聪明才力,在余师友间,不当以学生视之。其人今年才二十岁,渊默若处子,轻易不发一言。闻英文甚深,之江办学数十年,恐无此不易之才也。"

而宋清如听说之江诗社有个才子叫朱生豪,诗写得很好,便写了一首《宝塔诗》去加入诗社。朱生豪仔细看了一遍,朝她笑了笑,宋清如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殊不知他已对她一见倾心,他说:"不须耳鬓常厮伴,一笑低头意已倾"。

从此,两人开始书信往来。

朱生豪表面就是个"木讷书生",即使在路上偶遇宋清如也只当做陌生人,但内心却浪漫得很,每隔两三天就给她写情书,内容更是"肉麻"又深情,朱生豪虽内向腼腆,但他写起情书来却是令人拍案叫绝。那些情书里美好的词句,哪怕时隔多年,也会随着岁月流淌下来,绵延到人们面前,无不让人心生感慨:一个不善言谈的翻译家写出如此诗句,他对宋清如的爱意是多么刻骨而悠长。

在如此热烈的情感碰撞下,两颗无畏的心慢慢靠近。1942年,两人的爱情长跑已有10年,两人决定成婚。5月1日,朱生豪与宋清如在上海举行婚礼。婚礼上,一代词宗夏承焘为新婚伉俪的朱生豪夫妇题下八个大字:才子佳人,柴米夫妻。

朱生豪先生写到,“醒来觉得甚是爱你。”“我想作诗,写雨,写夜的相思,写你,写不出。”“我是,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。”“我愿意舍弃一切,以想念你终此一生。”“我们都是世上多余的人,但至少我们对于彼此都是世界最重要的人。”“不要愁老之将至,你老了一定很可爱。而且,假如你老了十岁,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,世界也老了十岁,上帝也老了十岁,一切都是一样。”

赤子之心抒发出来的爱,纯粹天真、诚挚动人。即使岁月流逝,音容淡去,只要读起他的情书,就能让人心生温暖。

你会认识一个真正的朱生豪:在生活里,他是内心孤独的古怪孩子;在爱情中,他是激情澎湃的文艺青年。他用自己的一字一句,诠释了真正的爱情,就是恰如其分的相遇,无关贫富,无关距离,无关身份;真正的爱情,就是让所有的标准都化为乌有,让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“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,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切地爱你。你如照镜子,你不会看得见你特别好的所在,但你如走进我的心里来时,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样好法。”“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、假山边看蚂蚁,看蝴蝶恋爱,看蜘蛛结网,看水,看船,看云,看瀑布,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。”“我待你好,你也不要不待我好。”

情书读起来都会让人感到油腻肉麻,看过宋生豪的文字却有着亲切与真诚。在宋清如面前,不怕暴露自己的私心和固执,将自己的情感一滴不剩地宣泄进去,吐露给她。他生活的点点滴滴,他喜欢的戏剧,热爱的电影,他对时事的态度,他乐意把一切分享给宋清如。

大概这就是爱情,滔滔不绝,心心相惜。想亲自感受这种真情,不如亲自细细品味,你一定会发现,爱情发生在纸上,浪漫镌刻在心里。

说来惭愧,对于朱先生的译作,少年时囫囵吞枣般读过,只关注了故事情节,对于其美感则不求甚解。拿着名著当故事会读的态度自然也没啥印象了,译者更是早忘到了九霄云外。
对这本书感兴趣是因为在一篇文章里看到这么一段话:先前总崇拜所谓民国四大情书,现在看来,沈从文是深情无措的稚子,鲁迅是温情别扭的硬汉,朱湘是温柔委屈的弱书生,徐志摩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小白脸。跟朱生豪比起来,他们都差了一个等级啊。四大情书里,沈、徐、鲁都读过,但是高出一个等级的朱先生是怎么样的呢?真的很好奇。

读之前特意查了先生的生平,其短暂的一生,所著甚伟。面对宋不明朗的态度,他依然安之若素,写下了一封封打动人心的书信。窃以为,其短暂的婚姻生活是这段感情最后燃放的礼花,而其书信则如冬日的午后奶茶,暖心而又给人力量。怀着这样既惋惜又崇拜的复杂心情,读完了全部的书信。

朱先生的确是最会写情书的人,在信中他变着法的称呼他最爱的人,用或长或短的句子倾诉他的思念与生活的烦恼,时而又化身为长者安慰鼓励尚在求学的宋清如,大到学业选择,小到“变老会不会……”之类的女生专属犯傻问题,他都能够耐心开解。面对宋对感情的不明朗甚至拒绝的态度,他也能够妥善处理“在两人的交往中,更注重的是心灵的相谐,欣赏,而不求占有”。通过书信,先生化身为完美情人,慢慢地渗透到他爱的那个人的生活中、心里,在这样的强大而又温柔的攻势下,谁能不爱他!

仅称谓一项,朱先生就名堂百出,变着法的叫:宋、清如、无比的好人、宝贝、澄、阿姐、宋姑娘、我们的清如、清如贤弟。

虽不能见朱夫人的回信,从朱先生的信中却能猜出一二。1934年,通信的第二年,连着好几封信朱先生闹起来情绪,直接的起因是因为他爱的“宋”“清如”竟然叫着“朱先生”!那封信又写“请你莫怪我,我不肯嫁你”这样无情的拒绝,要把朱先生介绍给她的朋友,朱先生实在气极。于是又有了这样的娇嗔,“不许你再叫我朱先生,否则我要从字典上查出世界上最肉麻的称呼来称呼你,特此警告。”下一封信落款便成了“黄天霸”,实在难忍大笑。他的落款也是奇奇怪怪:伤心的保罗、快乐的亨利、朱、你脚下的蚂蚁、专说骗人的诳话者、黄天霸、朱朱和我、吃笔者、小弟朱生、无聊者。

原来觉得吧,情书真美,好像当年我看到王小波的情书感觉一般。那些句子,即使不是诗,却像在读诗一般。读完心里头软软的。完全不像人们说的华丽辞藻的推砌,读之索然无味。小的时候听说人写封情书要绞尽脑痴东抄西写,还以为那是件多么恶俗多么无趣的事情。

直到自己开始喜欢过一个人,才明白,那是感情最自然的表达。像是,对朋友自自然然的说着说不完的话,只是有的时候又忍不住把心里头的爱意放出来一点点。像是把心中的万般爱一个人的欢喜都表达出来。小孩子一般,给你看我的心。所以在读到后来时,才觉得情书的这般美丽,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来源文字的魅力吧。更多的是,那些言语背后的温柔,那一刻充满爱意的心。爱情最真实的样子,就是美的。即使是在写烦恼,写人生,写死亡,写文艺理论,都掩不住纸页上溢满而出的爱意。

如果一个人在你面前无所顾忌地展示和流露出他的孩子气,嗯,他爱你。

这本情书集里满满都是朱生豪对宋清如赤诚的爱,同时也展示了一个别样的有趣的如孩童般的朱生豪。据说旁人眼里的朱生豪是少言的,孤僻的,但在宋清如面前的朱生豪却是个有思想的活泼的孩童。

在宋清如面前,他满满的孩子气,他是孩子气的神,她是大人样的佛,很般配的两个人。可是那个时候,没有电话,没有手机,联系对方的唯一方式便是书信。书信传情,写信,等信,盼信,既辛苦又甜蜜。

朱生豪和宋清如通了整整九年的书信才结婚。保存下来的书信有几百封。正是这些书信让我们看到了更为立体活泼的朱生豪,同时也让我们对两人无比赤诚的爱情心生向往。

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马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从前的锁也好看,钥匙精美有样子,你锁了人家就懂了。多美好啊!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爱你便是满腔的深情,一生的时间怎么够,真希望有永远,有下辈子。

朱生豪在与宋清如结婚的两年后,便因病去世。留下宋清如单独活在世界上,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实在太过短暂,如烟花般,虽短暂,却也极耀眼美丽。而这美丽却是以两人的深情为底色的。

至诚地爱一个人大概如是,“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,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切地爱你。你如照镜子,你不会看得见你特别好的所在,但你如走进我的心里来时,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好法。”“如果爱你没意思,不爱你更没意思。”这样的话书里有很多。朱生豪的人生仿佛是从认识宋清如才开始的,认识宋清如,他的人生似乎才具有了意义。

“爱情,总是需要有一个耍流氓,但怎么样耍流氓才能不招人烦,除了颜值之外,无赖之外的克制,为爱疯狂之下的一丝清醒,让那个认真爱着的人,看起来既让人心疼,又让人觉得分外可爱。是包容你的任性与坏脾气,但并不无底线地跪舔;是随着你的情绪起舞,但控制自己疯狂的冲动;是期待你的回应,但从不强求你的对我的一切付出负责。”

看着朱生豪字字句句的真心,其实颇为宋清如担忧。这个人男人爱得认真,也爱得清醒,所有的情绪看似都围绕宋清如而来,但是藏在一片真心背后的,是他为爱而起伏的心情,这些心情与宋清如有关联,却也被无限放大。隔着薄薄的信纸,朱生豪对话的人是宋清如,却又不是宋清如,可能只是他爱的那个臆想中的对话者,我非常好奇宋清如的回应,因为她的回应,让一封封情书不再是一个男子痴痴的期盼,遥不可及的幻想,她掌握着两个人的节奏,在我看不到的回应背后,是朱生豪的情书变得张弛有道,一忽儿为宋清如的绝情而喟叹,一下子因为  两个人的见面而充满期待,更有为她突如其来的病痛而担忧。

如果没有宋清如这个知情知意的对话者,或者这些情书会逊色不少吧。

一直对朱生豪和宋清如的爱情感到惋惜,他们从42年结婚到44年朱生豪去世,在一起的时间不过两年,也会好奇在信中说了那么多情话的朱生豪在生活中是什么样子?该是他自己形容的“话很少”罢,如果朱没有去世,他们的日子又将如何度过?同时也觉得朱和宋都享受了恋情的最美好阶段,应是无憾,若有,大概也是朱会觉得少了几十年爱着清如的时光,不能与宋一起度过漫长岁月。

除了情意之外,朱生豪的思想和评论也在书信中闪烁,在现在看来也有借鉴意义,还有一些挺有哲理性的句子,也是对清如的建议,都体现了他的学识和素质。
 


电子邮箱:hbeuxb@163.com 新闻热线:0712-2345839

通讯地址: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2号 传真:07122345265 邮编:432000 版权所有威尼斯人在线官网